丈夫在妻子月经期不肯做爱耿耿于怀

  我是军人的妻子,丈夫常有外出任务,在家的时间不多,但我从不拖后腿。三个月前他从外地回来那天,恰好我来了月经,看他的眼神和亲昵的动作,我就知道他晚上想要什么了。真不愿扫他的兴,但还是要让他知道。晚饭后他亲热过来,我就说:“我来那个了。”他听了很是沮丧。还好,这一次是平安过去,第二天他又外出了。

  谁知上个月他回来时,我月经又恰好还没过去。他一进门就先扒到我耳边很小声问:“这回不会那么巧了吧?别又说来了”。当时门还开着,门外还有过往的人,我听得脸都红了。但只得老实告诉他:真是不巧……。他一听就朝我发火,说我这是诚心和他作对。我一听也气:“它要来,我有什么办法。”

  晚上睡觉,我不准他乱碰我,免得都难受,谁知他死乞白赖,最后还是……唉,也怪我不坚决,只顾眼前享受,不知日后受罪。

  我早就听人说过经期同房会伤身,但后悔也已经迟了。我留心着身体的变化,过了一段,果然渐渐有点下腹坠胀,月经来时特别明显;后来又发生头晕、腰痛。我自己买过药吃,没有见什么效果。看了几次医生,头一个医生告诫我说:经期同房容易得盆腔炎。她给我按盆腔炎治疗了一段,我觉得效果不明显;后一位医生却说:“偶然一张家口著名羊癫疯专科医院次经期同房,没有多大问题。”她问我同房时注意清洁卫生了没有。我当然注意了,专门让丈夫又清洗了一次。医生对我说,反复检查,也没发现什么明显问题,可能是我的心思太重了。她劝我不必对那次同房耿耿于怀,可我就是不能完全放心。编辑先生,请你回答:经期同房到底伤身吗?

  江苏读者:甄xx

  就甄读者的问题,记者采访了性医学专家马晓年先生。他认为——

  经期可以同房,但无必要提倡

  记者:关于经期性交问题,现在各方面的看法仍然不很统一,有一些比较超前的观点认为,似乎经期性交已没有什么禁忌了,我们想请您谈谈。

  马:前几年国外就是这样认为的,说经期性交没有问题,而且在实际上,经期性行为的确增加了。这可能和他们的文化有关。过去的西方人甚至认为,来月经的女人做的香肠都不能吃,因此,打破传统后他们来了个矫枉过正。但这两年他们又回头注意到限制,讲传染性疾病的危害,特别是艾滋病,对“毫无禁忌”似乎不那么“热”了。

  记者:经期性交除了感染性疾病的发生机会增多以外,会不会还有其它什么影响?比如,会不会导致女性生殖器慢性充血?

湖北治癫痫的医院怎么选择

  马:这倒不会,经期女性生殖器呈充血状态,性交时也会充血,基本没有什么不同。另外,充血情况可能还使女性性欲增强。我们曾碰到这样一位女性,她只在月经期才有性欲,才愿意过性生活。当然,这还有激素的影响。

  记者。所谓的月经期女性抗病能力下降,是否关系到免疫系统的改变?

  马:不是免疫方面的问题,这句话还是说月经时因为经血的存在容易使细菌繁殖,子宫口相对封闭低,子宫内膜有剥脱创伤,易引起细菌感染。

  记者:那么,从原则上讲,经期性交就应是没有禁忌了。容易引起感染并不等于必然引起感染。

  马:可以这么说。但经期血量过大时,经期女性有头晕、困乏不适、烦躁等,还是避免性交为好;有的女性本人非常反感经期性交,男性也就不应勉为其难。除这些之外,只要注意卫生,也就没有什么妨碍了。比如刚才讲到的那位女性,她觉得只在经期才有性欲,又没有感染性疾病,做好性爱卫生,在经期时性交也未尝不可。

  我还想说一句,经期可以同房,但似乎也没有必要去提倡。

  记者。谢谢你谈了这么多。

  性社会学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潘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哪家医院好绥铭从文化的角度解释了月经期间同房的问题——

  经期禁忌,本是一种文化禁忌

  今天的人一般不在月经期性交,自有一些现代医学的道理。甚至,在西医传进中国之前,中医亦讲到经期禁忌。说过“月事未绝而交合,令人成病”的话。但是,实际上,经期性交的禁忌起源于医学之前,本属于一种文化禁忌。

  中国人至今亦把月经称为“倒霉”,这是人所共知的。这个说法其实有两层意思,一层是对女性而言的,表示麻烦、肮脏、见不得人;另一层是相对于男性而言的,意思是说,性交“撞红”,不意沾到了女性的月经血,男人就会倒霉。至今有些生意人还忌讳这个。类似的情况其它民族也有,如日本的一部小说写到:一个女侍应被一个商人灌醉后,被扒光了衣服。商人正欲行非礼,不巧那女子在那一刻来了月经。商人认为“不吉利”,立即没了兴趣,放过了她。这好像有点戏剧性,但说明了日本人也有这方面的习俗。

  但女性的月经也有过它“辉煌岁月”。

  在原始时代,人们不理解女性为什么会生育,为什么会每月流血而不死,而且毫发无伤(他们也发现了月经与生育有关),于是他们认为女性具有神性,而月经就是神性的一种表示;同时河南哪家看癫痫病原始人本来就敬畏红色,从这时起,经期性交禁忌就开始了,但这时的禁忌表示的是一种敬畏。非洲有一个民族,男子在成年时,会用刀割伤自己的会阴部,流出鲜血。这就是对月经的模仿,企图将女性的月经的神性也分一杯羹。

  后来,女性的生殖神话被打破了。人们懂得了精液在生育中的重要性,于是认为经血只是对男性的精子起到“灌溉”作用,如果没有怀孕,经血就成了废水排出来。随着女性的地位被贬低,经血由神性的东西堕落成为废水,地位一落千丈。经期禁忌仍然继承下来,但已不是表示敬畏,而是表示鄙夷,于是才有了后世的“肮脏”、“麻烦”、“见不得人”,以及今天的“倒霉”。纵观历史,可知月经的荣辱与女性的地位息息相关、除了禁忌未变,其内容已截然相反,只不过后世的医学又给禁忌提供了新的证据而已。

  传统文化的丰富性在于,有时它会将矛盾的事物一并传承。在中国有的地方,民间过去曾流传着“流红见喜”的说法。而在福建,有些地方的人对经期性交的态度出人意料,说是“得福”,与其它地方的“倒霉”正好相反。如果经期性交那么容易引起不良后果的话,这“得相”与“迎红见喜”的说法怎久会流传下来呢?可见,经期性交禁忌在很大程度是一种文化禁忌。